FTC因何起诉高通?高通副总裁Mark Snyder:指使者是苹果

专栏:财经十一人 2019/01/26
导语

在FTC和苹果的高压下,高通多年来争议不断的专利收费模式似乎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是维持现状还是彻底取消,这取决于多方利益平衡

u=3660592120,2096479641&fm=173&app=49&f=JPEG

 

在美国加州北区联邦地方法院,一场有可能改变全球移动通信产业格局的诉讼案正在进行,主角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以下简称FTC)和高通(NASDAQ:QCOM),以及苹果公司(NASDAQ:AAPL)。

高通成立于1985年,是全球3G/4G/5G移动通信技术研发领导企业。该公司收入主要来自两部分,一是提供手机处理器与蜂窝基带芯片,根据Gartner数据,高通在2018年Q1的智能机处理器与基带芯片市场,份额分别为45%与52%,为全球第六大半导体品牌。

另一块收入则来自专利与授权费:若要使用高通相关专利,手机品牌厂商须向高通支付授权费(一般为手机出厂价格3%-5%,且有上限,即手机出厂价如果超过400美元,只须缴纳20美元)。高通2018财年财报显示,其专利授权收入营收占比为23%,但贡献了54%的税前净利,实为高通的盈利核心。

这种专利授权模式虽为高通带来丰厚利润,但业界对其一直存在强烈的反对。反对者认为,高通应按照涉及到其专利的芯片、而非整机进行收专利费,还讥称其为“高通税”。高通则辩称,之所以按整机收专利费,是因为手机里芯片之外的部分也使用到了高通专利。

无论如何,这使得高通在多个国家面临“反垄断”指控和巨额罚款。

2015年2月,中国发改委认定高通违反了反垄断法,对高通处以人民币60.88亿元罚款,并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授权使用其技术设定了费率,高通表示无异议并缴纳了罚款。

2016年12月,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再次判定高通违反反垄断法,处以1.03万亿韩元(约合59.24亿人民币)罚款,但高通拒绝接受这一裁决,并且提起了诉讼,目前这场诉讼仍在进行时。

2018年1月,欧盟向高通开出9.97亿欧元(约合12.3亿美元)的反垄断罚单,高通同样不服此判决,提出上诉,并拒绝缴纳罚款。

反对者中,最令高通头疼的应该算苹果和FTC。

苹果作为智能手机的缔造者,迄今牢牢把握着全球高端手机市场老大的位置。苹果手机虽然采用自研处理器,但基带芯片来自高通。数据显示,苹果2016年向高通缴纳超过20亿美元的专利费,高通2016年财年专利收费为80.87亿美元,当之无愧是高通的大客户。

高通在2017年出现的营收下降,以及2018年的亏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苹果的反抗:这两年,苹果一方面与高通在全球多个国家大打专利官司,另一方面则通过采用英特尔基带芯片以绕开高通,并且,从2017年第二季度开始,苹果还拒绝向高通继续缴纳12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

FTC是高通的另一个棘手对象。FTC早从2014年起开始调查高通,并于2017年1月对高通发起诉讼,指控高通滥用“垄断地位”,采取“不签专利协议就不提供芯片”的政策,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等。

两年后,即2019年1月4日,FTC诉高通案开庭受审,双方轮流提供证词,1月29日将举行结案陈词。不过,因为案件的复杂性,审判结果最早也得到2月底才会公布,任何一方不满判决仍有上诉机会。

这场诉讼对高通非常关键,因为它“攻击”的是高通专利收费模式(上次中国发改委仅针对费率问题),高通如果败诉将有可被动摇根本。日前,总部在纽约的知名对冲基金Kerrisdale Capital宣称已经做空高通股价,理由是如果高通输给FTC,高通将被迫“向竞争对手授权核心专利,并在公平的条件下重新谈判所有现有专利”,认为高通前景正面临巨大的混乱和不确定性。

并且,高通在与FTC在法庭展开激辩的同时,与苹果在媒体上也打起了舆论战,战火一直烧到了双方颇为倚重的中国市场。

本月16日,苹果首席诉讼律师、副总裁Noreen Krall对部分中国媒体表示,苹果和高通之间长达两年的诉讼,并不是两家公司之间的对抗,而是整个行业和高通的对抗。

闻此指责,高通派出其高级副总裁兼专利顾问马克•斯奈德(Mark Snyder)进行回应。斯奈德负责高通公司的全球知识产权、反垄断诉讼和政策事务,他同时是本次诉讼的高通公司首席代表。

北京时间1月24日,斯奈德接受了《财经》的电话专访。斯奈德坚称高通没有违反《反垄断法》,FTC对高通的诉讼案的背后有复杂的政治因素,也确实是苹果在推动,意在削弱安卓生态系统。以下是采访实录。

 

WechatIMG221

高通高级副总裁兼专利顾问Mark Snyder

《财经》:请介绍FTC对高通诉讼案的最新进展。

马克•斯奈德:FTC对高通提起诉讼的庭审仍然在进行中,接下来还会有三个庭审日。此前,大家可能看到过一些媒体报道,这些媒体报道的内容主要是对于FTC方面的举证和论据的报道。高通才刚刚开始展开庭审举证,并且目前仅展示了其中的一部分。

高通方面的主要立场是高通没有违反《反垄断法》,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通妨碍了手机市场和基带芯片市场的竞争。FTC专家庭审的证言并未表明高通妨碍了竞争,而FTC也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来证明高通妨碍了竞争。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大家会看到更多证言,这些证言将指出移动通信产业是一个高度动态变化且存在激烈竞争的市场,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竞争最激烈的产业之一。FTC对于高通的指控完全是基于一个理论上的经济学假设,这样的假设没有得到任何实际证据支持。

证据表明,高通没有市场支配地位。在基带芯片市场,高通的市场份额经历了大幅下降,但是FTC的证据仅是体现了某个具体时间点的市场份额,这表明FTC没有将市场动态变化等因素考虑在内。从2016年开始,高通的基带芯片市场份额呈现大幅下降,这些证据都直接表明了高通不构成市场支配地位。

还有一个是关于FRAND原则(注:标准基本专利必须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方式获得许可),高通在此前的庭审中已经指出,FTC的专家基于FRAND原则计算的专利许可费是完全不合理的、不足以采信的,法院应当完全拒绝采信。

关于FTC诉讼,此前一些媒体报道中指出,一些来自高通的专利被许可方(包括一些手机厂商)的代表,表达了一些针对高通的抱怨,但事实是,这些证言只是这些公司代表在案件事实调查程序中所做出的证言中很小的一部分,FTC选择性节选和提交对其有利的部分,以支持他们的观点。

接下来,高通将呈现这些证言的其他部分,公众将能够看到,同样的公司、同样的证人,他们的证言是支持高通的立场的。他们的证言将证明,高通从来没有以中断芯片供货的方法,以促使相关方签订不公平的许可条款。相反,在这些公司与高通签订许可协议之前的许可协商过程中,就已经得到了高通的书面保证,保证高通不会中断对他们的芯片供应。高通非常重视客户,中断芯片供应对这些公司和高通双方都是有害的,因此高通并没有那么做。

我还想再说一下高通对苹果的专利侵权诉讼。在中国,高通一共对苹果发起了22个专利侵权的诉讼,不久前福州中级人民法院针对其中两个专利发布了临时禁令,但是苹果却拒不履行这些禁令,并且辨称他们有理由不执行这些禁令。苹果的行为违反了中国法院的生效裁定,属于对中国法院系统和法制的公然藐视。

《财经》:现在有观点称FTC是受苹果指使,我们应该如何理解FTC与苹果的关系?

马克•斯奈德:FTC对高通的诉讼案的背后,确实是苹果在推动。苹果和FTC之间签署了共同利益协议,使得苹果和FTC能够在秘密状态下进行沟通和协商,并且他们双方一直在这样做。苹果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整个移动通信产业的利益,而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因为高通是安卓生态系统,特别是多家基于安卓生态系统的中国手机厂商强有力的支持者。如果苹果能够打击到高通,就能削弱安卓生态系统中的中国手机制造厂商,也就有效打击了苹果的安卓竞争对手。

《财经》:我们能理解苹果的利益诉求,但FTC是政府机构,这么做他们能获益什么?

马克•斯奈德:这起诉讼的背后一直有非常复杂原因和政治背景。在FTC提起诉讼时,FTC的五个委员席位中只有三位在任,民主党两人,共和党一人。FTC按照这个2:1的投票比例决定对本案提起诉讼之时,正值特朗普总统刚刚宣誓就职,即将为FTC任命新委员。这三位委员中唯一的一位共和党委员对FTC做出起诉高通的决定持强烈的批评和反对态度。在她公开发表的反对意见中,她激烈批评FTC在本案中的定案的经济理论不当,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高通存在垄断,也无法证明高通的专利许可费超过了合理公平无歧视(FRAND)原则的要求。所以说,本案背后的确有非常复杂的原因和政治因素。

《财经》:您提到FTC的诉讼是“基于一个理论上的经济学假设”,这个假设究竟是什么?

马克•斯奈德:FTC提出的理论宣称,“高通通过收取过高的专利许可费来保证自己可以获得较高的盈利,而其他的芯片厂商只能通过降低芯片售价来争取来自手机厂商的业务,导致其无法盈利,这样就无法进行更多的研发投入,从而无法有效地与高通展开竞争”。这个理论假设非常牵强,而且FTC完全没有证据支持这一假说。

事实上,耶鲁大学商学院的院长Edward A. Snyder博士指出,在基带芯片市场中,没有一家厂商是由于高通的相关行为而离开市场,他们退出市场的原因都是由于缺乏商业判断、投资失误或者执行力不佳。

《财经》:如果高通改变专利授权模式,高通自己的收入会减少,但安卓手机厂商的成本也会减少,看上去是更加有利于安卓生态系统,您为什么会说是打击?

马克•斯奈德:一直以来,高通在未来智能手机以及多方面技术进行大量投入,通过技术研发来推动移动行业的技术创新。而苹果的研发和创新仅仅是服务于苹果自身的发展需求,其技术仅限于自己使用。高通一直在行业发展中发挥着创新引擎的作用,一旦高通不能够继续推动技术创新,就会导致移动通信产业中苹果的竞争对手陷入被动局面。如果苹果能够打击到高通,并影响高通推动行业创新发展的能力,也就会损害高通与其客户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最终,苹果获得的利益将是显著降低安卓生态系统手机厂商的竞争力。

苹果一家公司攫取了整个手机产业70%-90%的利润,大家是否真的相信苹果所宣称的他们所作所为是为了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整个行业的利益?众所周知,苹果对他们的供应商一向非常苛刻,他们的供应商获利的空间很少。回顾苹果这些所作所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其中一大利益,就是要打击苹果iOS生态系统的竞争对手,即安卓生态系统中手机厂商的竞争力。

《财经》:如果高通败诉,必须更改专利授权模式的话,这将对整个产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马克•斯奈德:法院未做出判决时,我们无法预测判决结果和具体影响。因为FTC对高通的指控仅仅是基于一个理论上的假设,没有任何事实的证据能够加以支持,我们也坚信我们的专利许可是基于FRAND原则的,并没有收取过高的专利许可费。

另外,FTC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通妨碍了市场竞争。FTC对高通的指控仅限于两个芯片相关市场,其中的一个市场规模是非常小的。但是高通已经证明了在上述两个市场中,我们也不存在市场支配地位,2017年和2018年的芯片市场份额数据就能说明问题。   

《财经》:高通这么多年来专利收费比例是否发生过改变?如果有的话,高通改变比例的原则是什么?如果没有,那未来是否会考虑微调授权费率?

马克•斯奈德:高通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进行专利许可,当时高通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那时我们仅有100个左右的专利,而被许可方都是当时的行业巨头,比如AT&T,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当时高通确定的专利许可费率和今天收取的专利许可费率是一致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通不断巨额投入研发,开发出了越来越多的技术,并陆续在CDAM、WCDMA、LTE直至现在的5G技术领域开展了许可业务。我们在全球已经拥有超过14万件已授权专利和专利申请,但我们的许可费率和当初的费率是一致的。

所以,尽管在过去28年中,高通的技术和专利组合已经实现了巨幅增长,但从未提高我们的许可费率。高通专利许可项目和许可费率,一直是公开、透明和合理的,从未就其他公司的专利技术收取许可费。高通拥有着覆盖范围非常宽广的专利组合,涵盖了智能手机功能的方方面面,包括iPhone的主要功能。

此外,高通在计算专利许可费的时候,对整机售价设定了400美元的封顶基数,也就是说手机售价超过400美元以上的部分,高通不收取任何专利许可费。因此,高通的许可费是公开、透明、合理的。高通的专利组合持续性的增长,不断为被许可方提供更高的价值,但从未提高许可费率。

未来,高通也不会调整授权费率。

《财经》:这起案子是1月29日结案陈词,审判结果是否当天就能出来?如果一方不满审判结果,是否还有上诉的机会?

马克•斯奈德:在昨天(1月23日)庭审即将结束时,主审法官表示案件情况非常复杂,证据非常多,适用的法律条款也非常复杂,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出判决。预计最快也会到2月底才能做出最后的判决,在1月29日当天不会出结果。一旦做出判决,任何一方都有上诉的机会。 

《财经》:高通与苹果在全球有多起诉讼官司,如果高通在FTC诉高通案中胜出,是否意味着高通在接下来与苹果的官司中将拥有更多胜算的可能性?

马克•斯奈德:所有的案件之间都是彼此独立的,所以我们很难去预测在一个案件中胜诉是否会对其他的案件的进程产生影响。高通非常重视、并且相信在FTC对高通的诉讼中获胜。我们将证明FTC的理论假设是错误的,高通没有妨害市场竞争,而是在通过巨额投入研发并广泛分享其最新技术来促进竞争,在通过卓越的创新性技术推动整个产业向前发展。

《财经》:高通和苹果没有放弃和解的可能,如果两个公司提前达成和解,对与FTC之间的官司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马克•斯奈德:我认为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在苹果2017年率先起诉高通之前,双方也围绕如何解决问题进行过讨论,当时高通希望能够和苹果通过仲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一提议遭到了苹果的拒绝。但即使在诉讼的过程中,双方也有过讨论。高通希望能够和苹果解决争端,在双方之间建立和谐、互利的合作关系。当然,如果无法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正在进行的诉讼最终将解决我们之间与专利许可等问题有关的纠纷。

版面编辑:王悦欢
关键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