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抖音和微信谁在耍流氓

专栏:财经十一人 2019/02/17
导语

微信这种超级APP有强制开放的义务吗?法律无此规定,这和电信运营商之间必须互联互通本质不同。但若哪个APP能证明微信滥用垄断地位妨碍竞争,它大可君子动口也动手,诉诸法庭讨回公道

今日头条与腾讯一年来口水战不断,近日再掀高潮。起因是抖音用户无法用微信账号登录抖音,据头条介绍,微信的封杀理由是:“通过微信登录授权,用户在微信中的关系链可以被轻松复制到抖音平台。”

抖音的日活用户近两亿,但毕竟是新贵,无法与日活超十亿的微信抗衡。而微信作为绝大多数人使用最频繁的APP,其账号也常被用户用来登录其它APP,比如抖音。这些APP一旦被微信say no,必然很囧。

关系链就是微信好友,微信抖音之争的关键是用户通过微信账号登录抖音后,抖音有没有未经授权就复制用户的微信好友向别的抖音用户推荐。微信说有,抖音说没有,who knows?平心而论,多年来微信人设不错,因此支持微信封杀抖音的人多过支持抖音声讨微信的人。

但是根据媒体的描述,微信对腾讯自家产品比如QQ音乐、腾讯视频、《绝地求生》等复制微信好友就很淡定(《微信关系链:彼之蜜糖,汝之砒霜 | 焦点分析》),真是如此显然不对,因为对微信用户而言,被抖音侵权和被QQ侵权是一回事,用户不会因为微信QQ同属腾讯就原谅QQ的侵权。归根结底,用户数据属于用户而不是微信,产权归属必须搞清楚!

屏幕快照 2019-02-17 下午8.24.24

在抖音控诉被微信霸凌之前,头条推出的社交APP多闪也被微信封杀,腾讯称头条诱导分享破坏微信平台的用户体验,“随便做个什么东西过来就叫挑战什么霸权。拿堆红包出来骗用户下载,留存,也好意思叫产品。”腾讯公关总监张军称。

开放本是互联网的天然属性,互联网,顾名思义,就是互相连通的网络。但是这几年移动互联网发展成熟、APP成为流量入口和应用终端之后,互联网巨头却变得越来越封闭。微信抖音之争是最新一例,之前还有网易音乐无法在QQ分享、淘宝链接无法在微信打开、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互不兼容等N多案例。甚至百度上越来越搜不到想看的文章,百度也归咎于微信垄断内容,百度只能自建百家号填空。怎奈自建内容质量太差,以至怨声载道。

今日头条的副总裁李亮今日公开呛声腾讯,称微信是类似水、电的基础设施。“想一下,你认识新朋友时加的是手机号还是微信号就清楚了。”因此微信封杀头条是滥用垄断地位,类似当年微软封杀网景,微信应像当年中移动必须与联通电信互联互通那样与头条互联互通,虽然双方互为竞争对手。

微信这种超级APP有强制开放的义务吗?微信属于增值电信业务,法律并没有规定它必须开放,这和当年电信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不同,语音通话属于基础服务,《电信条例》等法规明文规定各运营商必须互联互通,这让早先的中国电信后来的中国移动即使想封杀联通也只能偷偷摸摸,一旦被揭露也只能低头认错。

以商业利润为目的开发的APP都属于增值服务,哪怕超级APP也是增值服务,增值服务的意思是这服务不是必须有,有你更好没你也行,因此法律如今没有今后也不会规定APP之间必须互联互通。

但这不意味着别的APP面对微信就只能束手就擒,他们仍然有法律救济手段,那就是反垄断法,如果哪个APP能证明微信滥用垄断地位妨碍竞争,它大可君子动口也动手,诉诸法庭,测试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企业垄断法。

根据《反垄断法》,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本身并不违法,滥用该地位才违法,滥用行为包括不公平地低买高卖、倾销、限制竞争、价格共谋、搭售、附加不公平交易条款、对交易对手实施差别待遇等。

上述观点是昨晚读完36氪微信公号上一篇“微信封杀下的互联网江湖”有感而发,敲完字后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朋友圈,却发现此文因涉嫌“侵犯名誉/商誉/隐私/肖像”而无法查看 

屏幕快照 2019-02-17 下午8.23.46

以这个理由封杀这篇刺耳但言之有据的分析文章,如同当年说雷洋涉险嫖娼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一样荒诞,微信正在挥霍它这些年攒下来的人品。相形之下,经常被拿来跟微信对比人品的百度反而大度得多。方可成那篇刷屏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在百度上就能搜到,铺天盖地的相关报道也能搜到。

影响力越来越大,肚量却越来越小,这一点不得不吐槽微信。我记得去年9月有篇题为“谁在杀死腾讯”的文章被微信打上了“标题夸大误导”的标签,你若分享到朋友圈,显示的不是文章标题,而是“此标题包含夸大误导信息”。但这篇文章讨论的是腾讯的组织架构调整,不到一个月后腾讯就公布了调整方案,而这篇文章写的大致是靠谱的。

说实话,上述两个标题,包括本文标题,都有夸张成份,但这也是让微信给逼的,有心人可以对比下微信公号标注阅读量前后的标题风格变化。

我们离不开微信,张小龙也依然受人爱戴,但请拿出与天朝第一APP相称的胸襟与气度。商业帝国也好,政治帝国也好,不能直面批评,就是失败的开始。

版面编辑:王悦欢
关键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