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概念股”业绩大滑坡,猪瘟阴霾下的养猪业能否转运?

专栏:财经十一人 2019/02/17
导语

中国迎来农历猪年之时,“养猪概念”公司雏鹰农牧、温氏股份、牧原股份等纷纷下调业绩预期。养殖户艰难度日,消费者对猪肉的热情也在下滑,非洲猪瘟阴霾下的中国“猪运”并不明朗。

 

屏幕快照 2019-02-17 下午8.30.47

1月30日晚,被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发布业绩修正,称公司2018财年预亏损29-33亿元。雏鹰农牧2017财年盈利4518万元;从业绩修正数据看,业绩下滑猛烈。消息发布后,截至31日下午1:30,雏鹰农牧股价已跌逾5%。

雏鹰农牧在公告中对业绩亏损给出的解释是,随着金融监管和国家去杠杆的推进,企业融资渠道减少,2018年6月开始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饲料供应不及时,生猪养殖死亡率、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同时,公告还提到,第四季度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影响,销售价格低于预期。

事实上,受猪价下跌拖累的“养猪概念”公司不只是雏鹰农牧,生猪养殖大户温氏股份、牧原股份等纷纷下调2018财年业绩预期。温氏股份近日发布2018财年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最高下滑约41%;牧原股份亦下调预期,表示受非洲猪瘟对销路的冲击,2018年净利最高下滑约79%。

中国迎来农历猪年,但非洲猪瘟阴霾下的中国“猪运”并不明朗。

猪农扩产犹疑

农历新年在即,但陕西蓝田县茂吉养殖园园主马晓红有些忧虑。

非洲猪瘟在中国的蔓延正导致生猪(对未宰杀的食用猪的统称)、猪肉价格普遍下跌。在陕西,马晓红卖出的生猪跌至5.9元/斤,跌出成本价。低迷的猪价导致茂吉养殖园2018年亏损300万元。

这本是马晓红等中国生猪养殖户增补产能的时候,可由于非洲猪瘟疫情依然严峻,消费者对猪肉的热情亦下滑,猪价低迷,养殖户只求度过难关,不敢轻易扩大产能。

“对于养殖场来说,现在风险还是很高的,保证自己的企业不要有病毒进来,能够保持一个稳定的生产就不错了,扩大规模是比较难的。”农业农村部生猪产业监测预警首席专家,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王祖力对《财经》记者表示。

为了维持猪场的运营,马晓红最近刚去银行跑过贷款,但形势并不乐观。“以前三百万、五百万,现在五十万都不给我们贷,只要你是养猪的,就不给你做担保了。”他对猪场的未来感到担忧,“一头猪赔50元我还能坚持两年,一头猪赔500元只够坚持半年。”

非洲猪瘟对茂吉养殖场的冲击并非个例。自2018年8月初在沈阳发现中国第一例非洲猪瘟以来,非洲猪瘟这一对猪致死率高达100%的病毒已侵袭中国25个省(市)的养殖场、屠宰场,累计引起104起疫情,平均每月20起,致使90多万头猪被扑杀。

最新一起疫情于1月20日发生在宁夏。茂吉养殖场所在的陕西省共发生3起疫情。在疫情高发的辽宁,已发生18起疫情,诸多生猪养殖场艰难度日。

虽然非洲猪瘟并非人畜共患病,并不感染人,但许多消费者仍选择暂时避开猪肉。担心自家的猪日后感染非洲猪瘟,养殖户着急赶在春节旺季消费前销售生猪,大量生猪扎堆上市。上述因素导致生猪、猪肉价格陷入低迷。

根据农业农村部近期数据计算可知,全国范围内生猪均价同比下跌17%,比2017年同期下跌31%;猪肉价格同比下跌11%,比2017年同期下跌22%。

非洲猪瘟蔓延,猪价低迷,猪农亏损,看不清未来,这些因素导致中国猪农不敢引种扩产。

农业农村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于1月中旬表示,2018年12月,全国生猪数量同比下降4.8%,能繁母猪库存下降8.3%,是连续下降的第三个月。以上数据意味着,2019年下半年,中国生猪库存将减少,猪价大概率会上涨。消化了前期的压栏库存后,届时猪肉进口量也可能增加。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猪肉生产与消费国,对猪肉的基础需求依然存在,唐珂建议养殖户在预防和控制非洲猪瘟疫情的基础上扩充产能,保证猪肉供应。但接连几个月的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使得养殖户丧失了购入能繁母猪和子猪的积极性。

一位四川猪肉经销商告诉《财经》记者,他合作的猪场场主大多在艰难维持,更别提扩充产能了。马晓红也表示,引种繁育积极性低、不敢扩产能,是目前中国广大猪场养殖户的普遍心理。

茂吉养殖场是规模化的养殖场,目前保持正常经营,没有发现非洲猪瘟病毒,但因为猪价低迷,非洲猪瘟的防控未见明朗,尽管目前该场库存已经从非洲猪瘟席卷中国之前的一万头缩减到了现在的五六千头,但他2019年和2020年都不会引种扩场。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告诉《财经》记者,能繁母猪养至四五年,本应淘汰,淘汰数约为所有能繁母猪数量的15%,但由于养殖场大多未扩充能繁母猪,目前许多养殖场的淘汰率升至30%,意味着2019年下半年食用肥猪存栏和供给将下滑。

“养殖场投资的是未来一两年,猪都难以销出去,还敢买母猪和种猪?”马晓红对《财经》记者说。“全国非洲猪瘟都没有解除,风险很大,非洲猪瘟来了后,养殖户扛不住这种风险,能保全住就很不错了。” 

朱增勇表示,由于能繁母猪和猪仔卖不出去,价格也在下跌,卖不出去的能繁母猪和猪仔压缩繁育配种空间,种猪及育肥公司的资金链也受到了影响。

猪肉消费低迷

消费者对猪肉的热情亦在下滑。

虽然非洲猪瘟并非人畜共患病,只传染给猪,不会传染给人,但因为如今可消费食品多样,许多消费者了解到非洲猪瘟疫情后,选择避开猪肉,更多地消费鸡肉、牛肉等其他肉类或替代食品,近几个月来猪肉消费量已同比下降10-15%,猪肉消费积极性下滑。

通过农业农村部数据计算可知,与生猪和猪肉价格下跌的行情相反,鸡肉价格、牛肉价格、羊肉价格均上涨,近来分别同比增6%、7%、14%。

按照往年的情况,春节消费旺季后猪肉价格普遍下降,养殖户一般会选择在春节前卖出更多猪肉,锁定利润,对非洲猪瘟疫情的担忧加剧了2019年春节前养殖户集中上市的情况,养殖户多选择尽早卖猪杀猪,致使猪肉供给激增。2018年12月生猪出栏量环比增长30%多,一般出栏销售的生猪重量在260斤以上,现在200斤左右养殖户就会着急卖掉,这一情况也进一步拖累猪价。

“12月下旬起,全国猪价就下跌,春节前猪肉价格应该不会有起色。”朱增勇说。“对节后看跌的心理是普遍的,在东北地区,养殖户以几块钱/公斤的价格就把猪卖掉了。”

非洲猪瘟阴影持续

由于担心2019年下半年猪肉供给跟不上,目前政府的工作重心正在从“控制非洲猪瘟疫情”转向“既要控制疫情,又须保证市场供给”。

因此,非洲猪瘟的防控政策已经有所调整,取消疫情相邻省概念,只分疫情省和非疫情省。此前的调运政策是疫情省和疫情相邻省都不允许将活猪调运出省,现在所有非疫情省都可自由调运活猪。

但在一些疫情复杂的主调区(生猪主产地),例如东北地区,生猪依然大量积压,调不出去。一位接近非洲猪瘟防控政策及市场研究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因为非洲猪瘟本身防控难度大,2019年的防控形势依然严峻,2019年疫情有可能会比2018年更严重。中国生猪养殖户的生存将面临考验。

在非洲猪瘟侵袭过的国家中,西班牙用了35年、巴西用了7年根除非洲猪瘟,而在俄罗斯,非洲猪瘟已经存在超过十年。

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给养殖户的补贴低于成本,这一情况客观上也使得养殖户更为艰难。西班牙和葡萄牙在处理非洲猪瘟时,补贴数字超过了养殖成本的20%;但在我国,115-120公斤的猪的养殖成本平均下来超过1500元,1200元/头的补贴不足以弥补成本,养殖户的持续养殖积极性低迷。

马晓红说,养一头猪需要五个半月到六个月,一年养两茬猪,一天的饲料钱两万多。“饲料钱1050元,猪苗钱550元,疫苗钱35元,人工钱45元,折旧费32元,运费28元。到屠宰之前,一分都不会少。”

在艰难的生存状况下,许多小散养殖户已经退出。“尤其是春节前一段时间,是小散户集中(让猪)出栏的时期,把能卖的都卖掉了,有的直接清栏退出。”王祖力告诉《财经》记者。

非洲猪瘟的防控关键依然是检验检疫。王祖力表示,进来进展比较大的是快速检测试剂条。用快速检测试剂条检测非洲猪瘟病毒,可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将检测样本送到实验室,能够快速出检测结果。“快速检测试剂条的应用给调运带来利好。”

但由于非洲猪瘟的接触性传播,朱增勇强调,要着重从整体路径上切段病毒传播,未来的防控工作需要加强养殖户、屠宰场、相关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区域间合作。“单靠一个部门很难防控住。”如果携带非洲猪瘟的猪已经被屠宰,却没被及时发现,进入消费端,将扩大非洲猪瘟病毒传播,携带非洲猪瘟的运输工具还将继续传播病毒,非洲猪瘟的传播风险加大。   

他同时建议养殖场、屠宰场间的运输通道设立洗消中心,及时对运输车辆进行清洗消毒。同时,一些生物安全水平较低的养殖场和屠宰场,仍需培养生物安全意识,做好生物安全防控。

针对目前养殖户最为关心的非洲猪瘟疫苗研制,王祖力表示,目前国家已经成立专门团队,安排专项研究经费支持非洲猪瘟疫苗研制,负责机构包括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等。

版面编辑:王悦欢
关键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