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被高薪捆绑人生的英国人

本文源于财经网 2019/04/17
导语

不再背高薪捆绑人生,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了解自己,究竟喜爱什么,对身处的环境有更深的体悟

大约是在十年前,外媒曾经公布了一项来自英国特许人事和发展协会(CIPD)的调查显示,英国职场超过半数(54%)的跳槽者,改换工作的主要动机都是更高的薪资。十年之后的今天,究竟还有多少英国人是在为钱而改换职业,暂时还没有看到权威机构的统计。但在我近期的观察中,一些英国人改换工作的目的,的确并不是为了钱。

3月20日是英国2016年举行脫欧公投后的一千天。卢克在英国政府脫欧事务部上班也恰好刚到一年。曾经在伦敦职业教育产业做得很不错的卢克,其实是一个在三年多前,为英国留欧投下赞成票的当地选民。那场公投的结果,虽然让卢克感到有些沮丧,但他的选择和很多留欧派选民不同,他并没有参与到在国会门前,旷日持久的示威抗议;而是花了数月的时间,申请因为英国决意脫欧,才新成立的脫欧事务部。按照他的话说,考进这个政府部门当公务员的目的,就是亲身体验一些,英国脫欧会有多难。

对比之前在教育商业领域的工资,卢克现在按月领取到的铁饭碗工资,其实要差一大截。但卢克并不介意自己的收入减少,因为在这样的部门工作,经验千金难买。在每天看起来和其他政府部门同事无异的文案工作中,卢克切身体会到在英国脫欧这件事上,他和那些和自己立场相对的人们,之前想得太过简单了。身为公务员,卢克不愿对英国究竟还要花多久时间,才能完成脫欧发表意见。但他承认,有越来越多年轻的英国人对脫欧这件事的看法,越来越感兴趣;而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身边年轻面孔的新同事越来越多了。而对于脫欧事务部是否存在专业人才短缺的说法,卢克反问我,试问哪个政府部门敢说得力的员工够用了呢?

除了金融,贸易以及公关等行业外,普通的英国人并不习惯频繁跳槽。这其中,多数行业的平均工资收入大体相同是一个重要因素,多数人也都乐意在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长期发展。但一些英国人也会留意各大招聘机构发出的广告,为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转型尝试机会,传媒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英国人调侃说,自己身边每七个人里就有一名记者,自家的传媒业从业者人数实在庞大。一些记者做久了本行,也会考虑改行,做公关,做教育或是报考公务员,有的甚至做上了内阁部长级的官员,干脆把自己从采访者变成受访者。他们当中,被看作是未来首相特雷莎梅热门接班人的保守党政府环境大臣戈夫,就曾在《泰晤士报》当记者。还有曾经以满头乱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前外交大臣约翰逊也是《每日电讯报》的欧盟总部驻站记者。从传媒业到政界,他们的收入有所增加,但并没有让他们成为百万富豪,所以改行应该不是为了钱。

有趣的是,有些英国政府官员在卸职后又回到媒体老本行,做起商业部门的主管,收入倒是有了很大的提升。比如曾经在工党政府担任文化大臣的帕内尔,在卸任后去了英国广播公司担任数字服务部门的主管,年薪可达数十万英镑,远比他在政府任职时挣得多。还有在2010年担任政府副首相的克莱格,也被FACEBOOK挖走,担任负责公关事务的国际事务高管。

对于多数换个行业来选择不同人生的英国人来说,不再背高薪捆绑人生,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了解自己,究竟喜爱什么,对身处的环境有更深的体悟。菲利帕曾经在伦敦金融城,也被同事们看作是一名工作得力的行业人才。但在数年前,她决意放弃这份可以让自己生活继续殷实过下去的工作,改行当上了园艺设计师。半路出道的菲利帕說起自己离职的原因时,言语非常简单,就是不想自己的人生被一份不错的薪水而定格。面对自家并不算大的花园,她有一天突然想到自己或许会成为一名花艺师。和在金融城工作样,在坚信自己在了解客人的需求后,尽全力地依照顾客的想法,加上不自我限制的创造力,就能做出优雅、清新的花艺作品。由于她的大胆创新,作品很快就被英国主流社会注意到。英国王室最终也选择她为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担任婚礼花艺师,令菲利帕立时名声大噪。

菲利帕为梅根在婚礼上的设计的手捧花,其中还有几支花是从伦敦肯辛顿宫摘来的,包括哈利王子已故母亲戴安娜王妃最爱的勿忘我。“当英国王室打电话和我联络,聘请我担任哈利跟梅根的婚礼花艺师时,我很激动,但这件事又是如此自然而然地发生在我的生命当中。”举手投足都展现自信的菲利帕说。菲利帕说,如果只是坐在金融城的办公室里,她或许会很很多人一样,对英国王室的看法还停留在至少20年前,或者自己的视角被当地媒体,尤其是小报的各种爆料牵着鼻子走。但亲身参与一场王室婚礼,让她接触到了现实生活中的王室成员,短短回忆都令人印象深刻,自己也非常享受其中。

版面编辑:马楠
关键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