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控股接手“踩雷王”中江信托 承诺“负责到底”给出9个月解决方案_财经十一人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财经十一人 >
个股查询:
 

雪松控股接手“踩雷王”中江信托 承诺“负责到底”给出9个月解决方案

本文来源于 2019-04-23 17:17:00
字号:
“雪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中江的历史遗留问题,股东变更对解决中江问题只有好处,雪松会对中江问题负责到底。”

“雪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中江的历史遗留问题,股东变更对解决中江问题只有好处,雪松会对中江问题负责到底。”

4月22日,位于南昌的中江信托总部挤满了人,包括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投资人及媒体记者,上午、下午分别举行了面向投资者的恳谈会和面向媒体的座谈会。这家陷入“明天系”传闻,董事会缺位,并在过去两年频繁踩雷,被称为“踩雷”王的信托公司迎来了新的控股股东——雪松控股。而雪松控股接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出逾期信托产品的解决方案。

据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介绍,中江信托目前最新的逾期项目产品共计35个,总规模约79亿,累计涉及2000多名投资人。雪松控股将支持中江信托启动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解决行动,张劲本人表示将作为第一负责人,计划用3个月完成逾期项目的客户信息登记;再用6个月用“一案一策”的方针逐一解决。

雪松控股受让领锐资管、大连昱辉、天津瀚晟同创和深圳市振辉利等四家公司合计持有的中江信托71.3005%股权,成为绝对控股的大股东。根据中江信托2018年年报,大股东还包括持股20.75%的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团。

张劲在现场亦指出,中江前期股东管理缺位,是出现目前问题的最大原因之一,比如董事局仅有一名董事正常履职,有些已经退休。在银保监会的批复公告中,同时要求雪松控股须以自有资金受让股权,加强股权事务管理和股东管理,逐步完善公司治理机制。

中江信托曾在2016年激进扩张,当年净利润增长243%,被誉为“黑马”。但在2017年开始频繁踩雷,2017年中江信托净利润1.73亿元,同比下降90.99%。根据中江信托日前在《证券时报》披露的业绩,2018年净利润进一步下降至4700万元,投资者收益仅为950万,净资产为69.63亿。

雪松控股是广州龙头民营企业,创立于1997年。2017年雪松控股营收突破2210亿元,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361位。作为以实业为本的综合性产业集团,雪松控股旗下拥有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新材料、旅游文化和智慧城市服务等产业板块,同时拥有齐翔腾达(002408.SZ)希努尔(002485.SZ)两家A股上市公司。

雪松入股原因:发力供应链金融

“对于收购中江信托,监管层对我们进行了4个多月的穿透审查。收购需要符合条件,如果不符合,谁的资产也收不了。”在下午的媒体交流会上,张劲表示,监管层多次提醒我们,第一,坚持不自融;第二,保证投资者的风险。

中江信托是被列入“明天系”资产处置清单中的机构之一。领锐资管于2010年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江西国际信托,深圳振辉利科技、大连昱辉科技、天津瀚晟同创贸易三家公司于2012年入股江西国际信托,这四家看似无关联的公司被市场指为明天系的影子公司。

2018年11月末,银保监会批复雪松控股受让领锐资管、大连昱辉、天津瀚晟同创和深圳市振辉利等四家公司合计持有的中江信托71.3005%股权。4月21日,中江信托发布公告称,在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推动下,近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修改章程,雪松控股按实收资本持其71.3005%的股权。

谈及入股中江信托的原因,张劲表示是想借助信托牌照优势,和其供应链场景优势,做供应链金融。“我们是做实业的企业,最大的一个版块是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数千家中小企业。我们为什么收购信托牌照?是想走特色金融之路,我们要做供应链金融,因为我们具备场景。”张劲表示。

在2019年1月一次内部讲话中,张劲表示,雪松控股要想成为真正的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必须要有金融板块作为支撑,这就需要尽早有一块主流金融牌照。而信托牌照是目前金融机构牌照中最稀缺的牌照,全国仅有 68 家,也被称为众牌照之母,拥有这块牌照,对雪松控股实业的长远发展,意义至关重要。

“我们不会搞金控。金融竞争不是一般的激烈,抢存款、抢贷款、抢项目。对我们来讲,一定是配套我们的产业做我们的金融,而金融一定是服务于我们的产业的。”张劲说,比如信托服务于供应链,我们会把它放到供应链板块去。

据张劲介绍,雪松的股权已于4月22日完成工商变更,但还没有具体固定的收购价格,需要根据总资产、净资产等进行全面评估,目前仍在尽职调查阶段,数值远没有达到传言中的200亿、300亿。“至于100亿以内还是以上,需要等尽调结束后才知道。”张劲表示。

在银保监会的批复公告中,同时要求雪松控股须以自有资金受让股权。资金问题怎么解决?目前,雪松控股质押了不少齐翔腾达和希努尔的股份,此外去年以来雪松实业已发行了合计29亿元债券。

“我们收购会合理考虑资金情况,量力而为,在整个现金流能支撑的情况下,在相对保守的杠杆之下,我们才会做这个收购。”张劲表示。

历史风险:35个项目,总规模79亿

中江信托的前身是成立于1981年的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及2003年合并新设立的江西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正式更名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江信托)。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江信托的控股股东是江西省财政厅,中江信托也依托于此,主要经营服务江西政府及部分外地政府“政信合作”业务。在2016年前后,中江信托启动激进扩张,从过去擅长的政信项目向民企、上市公司等商业项目扩张,业绩一度猛增,并获封信托“黑马”。2016年中江信托总资产达到108.6亿,实现同比105%的增长;净利润达到19.25亿元,同比增长243%。

但是由于风控不严格,从2017年开始,中江信托不断被曝“踩雷”。进入2018年后,在民企资金链断裂和地方平台风险背景下,更是频频被曝“踩雷”,包括大连机床、龙力生物、凯迪生态、神雾节能等焦点上市公司,呼和浩特道路建设、遵义海纳投资等平台基建项目等,涉及金鹤、金马、金龙等系列产品。

据张劲给出的数据,中江信托目前最新的逾期项目产品共计35个,总规模约79亿,累计涉及2000多名投资人。“风险项目确实比预计的要多,但是并不后悔。”张劲表示,9个月的时间足够化解风险。

中江信托还有一个遗留风险问题,是与其所参股的国盛金控的诉讼纠纷。纠纷焦点是国盛证券的业绩补偿问题。中江信托指控国盛金控及其实控人杜力、张巍当初“恶意促成业绩补偿条件”,使其面临重大损失;最新公告显示,今年1月中江信托要求国盛金控赔偿1亿元损失,并收回对国盛证券的经营管理权。此前,中江信托与国盛证券的董事长都是裘强。

“两家正在打官司,等结果吧。”张劲说。

“3+6”个月解决方案

张劲给出了为期9个月,分“3+6”两个阶段实施的逾期项目解决方案。根据与投资者的协议,方案已于22日晚间公告于众:将在未来三个月内(即2019年7月22日前)全面组织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登记,及时优化后续服务,处理好逾期信托项目问题,委托人将2019年4月22日前已出现逾期的信托计划项下的相关利息权利转让给雪松控股,由雪松控股保障支付投资者在本金兑付前的利息(按原信托合同约定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及付息频率)。

同时,完成上述信息登记及相关利息权利转让周期后的六个月内(即2020年1月22日前),雪松控股推动中江信托以包括向雪松控股转让契合雪松控股自身产业发展的债权、向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权、以及追索信托计划原债务人等多种方式有序解决,(如属于中江信托未能尽责导致的投资者权益受损并经司法机关的确认,中江信托应立即予以支付,不受本文时间约束)雪松控股确保支付投资者全额本金。之前投资者未能兑付的利息,由雪松控股先行在本文正式发布一周之内予以垫付,后补相关手续

在上午的恳谈会上,张劲表示中江信托将全力催收,完成一个兑付一个,每两周每个项目披露一次。若部分项目催收不成,雪松已与三家资产管理公司签了协议,这部分债权可以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处置,补给投资者。

公司治理:改组董事会,充实人员

“出于众所周知的情况,因为股东的缺位,管理等方面出现了很多问题。”张劲表示。

在恳谈会上,张劲表示将改组中江信托董事会。他表示,中江信托的董事会出现一个奇特的情况——中江信托董事会的董事当中,只有一个在工作的,其他董事都退休了。因此,中江信托的董事会一定会改组的。

张劲还表示,中江信托会继续充实人员,但是不会大换血。“我们收购这么多公司,从来没有更换管理层,没有大换血。因为在所有收购当中,最大的问题是人员问题。”张劲表示,中江信托未来一定会充实人员。张劲也表示,未来希望将中江信托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

根据中江信托2018年年报,其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多由江西省财政厅等股东推举。2018年8月份,中江信托原副董事长贾俊代理董事长,原董事长裘强卸为董事。在恳谈会上,贾俊也到场出席。监事会有2人,高管层有6人,包括总经理易勤华和5名副总经理。截至2018年末公司员工总数287人。

(编辑:王悦欢)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