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困境中的伊朗难有选择

专栏:财经十一人 2019/06/14
导语

美国重启制裁一年来,伊朗经济社会受到巨大的冲击,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反制措施却十分有限

4月22日,白宫宣布,美国政府将于5月2日起不再给予8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石油的豁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落下了最后一道闸门。

2018年5月8日宣布中止伊核协议、重启新一轮对伊朗制裁已过去一年时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包括经济军事等方方面面,其中石油领域是重点。面对美国全方位的制裁,小到企业、大到某些国家政府或欧盟这样的国际组织,都有心无力;伊朗经济社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缺乏有效的反制措施。

美对伊制裁不断收紧

1979年11月4日,伊斯兰革命期间,伊朗学生占领美国大使馆,由此引发了长达444天的“人质事件”。自此之后,美国与伊朗关系交恶,美国开始了长达40年的对伊制裁。

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中止伊朗核协议,一年来,美国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不断收紧,涵盖经济军事等方方面面。

2017年1月上台以来,特朗普多次表示,伊核协议未能完全、永久限制伊朗核计划,伊朗则利用该协议获得大量资金,伊核协议为“史上所有国家曾做过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需要取消或重新谈判。

2018年5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提出对伊12项要求,包括中止弹道导弹计划、放弃插手叙利亚和也门的事务、停止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大幅削减核武计划等。

2018年8月7日,特朗普发推文,称任何与伊朗做生意的人,都不能与美国做生意,划出了一道红线。

2018年8月6日,美国全面重启对伊制裁,包括伊朗涉及的美元、黄金等贵金属以及煤炭、其他金属、工业相关软件等的买卖,与伊朗货币相关交易,与伊朗政府发行主权债务相关活动,伊朗汽车行业等;10月16日,美国宣布制裁伊朗国民银行、伊朗拖拉机制造公司、穆巴拉克钢铁公司以及其他与投资、商品和工程有关的20余家企业。

2018年11月5日,美国对涉及伊朗金融、航运、航空、能源等领域的超过700个个人、实体、飞机和船只实施制裁;中国、印度、意大利、希腊、日本、韩国、土耳其和中国台湾计8个国家或地区,可以继续购买伊朗石油6个月。

2019年1月24日,美国宣布对4个涉及与伊朗革命卫队有关的实体进行制裁,包括两家与马汉航空相关的航空公司;3月22日,美国政府对伊朗14名个人和17个实体进行制裁,认定与伊朗防御创新和研究组织有关联,向被美国制裁的伊朗国防实体提供支持;4月8日,美国宣布,认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外国恐怖组织”,制裁同伊朗革命卫队有经济往来的个人和银行等实体。

2019年4月22日,美国宣布,此前给予8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石油的制裁豁免在5月2日到期后将不再延续。

外媒报道,2019年5月初,美国正在考虑将对伊制裁扩大到石化产品出口,该业务是伊朗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出口收入来源。

国际社会有心无力

一年来,伊核协议相关方积极努力,试图挽救协议并规避美国制裁对自身企业的影响。不过,到目前为止,无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国际组织或是从事商业活动的企业,看来都无力改变残酷的现实。

(一)伊核五国态度积极,努力挽救伊核协议

2018年5月26日,伊核问题五国与伊朗在维也纳召开会议,中国、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参加,讨论解决伊核协议的方案,防止美国的制裁。

2018年7月6日,伊核问题六国外长会议在维也纳召开,重申各方共同维护执行伊核全面协议不动摇,继续维护和落实伊核协议;提供伊朗相关补偿,与伊朗进行更广泛的经济合作以确保伊朗的金融通道畅通,确保伊朗原油及相关产品的出口,有效支持与伊朗开展贸易的实体,鼓励对伊朗继续投资等。

2018年9月24日,伊核问题六国外长会议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认可伊朗已全面有效履行核领域承诺,对伊朗解除制裁,保障伊朗从中获得经济红利,保护其经济实体与伊朗自由开展合法的贸易。

(二)欧盟出台阻断法案和新支付方案,试图另辟通道

2018年8月7日,欧盟更新后的“阻断法令”正式生效。“阻断法令”1996年引入欧盟,当时即为反制美国“域外法权”。“阻断法令”规定,如美国对别国的制裁殃及欧盟企业,涉事企业无需遵守相关制裁法案,可索赔损失及冲销外国法院基于制裁法案所做判决的影响。

2018年8月底,欧盟决定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国的欧洲支付渠道,绕开SWIFT支付系统,并为此筹备设立“特殊目的机构”。但是,奥地利直接拒绝主持该计划,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愿意牵头建立这个系统。

2019年1月31日,德国、法国、英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设立与伊朗贸易的专门机制,核心是INSTEX结算机制,INSTEX总部将设在巴黎。从目前有关资料看,该系统不适用于伊朗石油等重要的能源贸易,重点仅是“对伊朗人最重要的部门”,如不受美国制裁的食品、药品和医疗器械等。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17年欧洲向伊朗出口药品的价值为8.8亿美元。

(三)国际组织和商业企业自保为上,纷纷中止与伊朗的业务

2018年11月,SWIFT宣布,为维护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和完整性,伊朗进入SWIFT银行间网络的渠道正式关闭。

2018年5月8日之后,诸如道达尔、雷诺、西门子、马士基和三星等在内的大批世界各国企业,中止了在伊朗的投资和贸易活动,纷纷撤出伊朗,保险公司不再为与伊朗相关业务的运输等商务活动提供保险。其中,欧盟的企业冒着受欧盟处罚的风险,也撤出了伊朗,“阻断法令”没有实效。

2018年7月,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宣布,计划向伊朗的油气行业投资500亿美元,并可能与伊朗达成“石油换商品”的交易。但是,2018年12月初,俄罗斯方面称已停止了与伊朗就有关合作的商谈,且俄罗斯对伊朗没有任何义务。事实上,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双边贸易几乎微不足道。2017年,伊朗对俄罗斯出口的货物价值仅3.92亿美元,2018年为5.33亿美元,当年两国双边贸易总额也只有17.4亿美元。

伊朗反制措施十分有限

美国重启制裁一年来,伊朗经济社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内部不稳,拟议中的主要反制措施后果堪忧,维持正常的石油出口和油气行业的投资几无可能。

2016年,是近年来伊朗最好的年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高达13.4%,2017年也保持在3.7%的水平。世界银行报告称,2018年伊朗经济增长为-1.6%,人均实际GDP增长率为-2.6%,失业率为11.7%。2018年,与委内瑞拉、阿根廷一样,伊朗经济出现了负增长。

截至2019年3月,伊朗真实通货膨胀已高达253%。2019年4月28日,伊朗官方汇率为42000伊朗里亚尔兑1美元,而市场实际汇率约为144000伊朗里亚尔兑1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伊朗的通胀率达到与苏丹相似的程度,仅低于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创下自198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9年4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将伊朗2019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下调为-6%和-4.8%。

随着美国制裁的收紧,伊朗民众的生活受到非常大的影响,示威游行不断,抗议经济恶化。伊朗政府也陷入动荡,2018年7月底,伊朗中央银行行长被解职;8月5日,在打击金融欺诈行动逮捕的45人中,包括了央行副行长;8月初,劳工部部长被革职;8月26日,财政部部长被解职;10月20日,工业和交通部部长同时辞职。

2019年2月25日,伊朗外交部部长扎里夫辞职,但被总统鲁哈尼拒绝。扎里夫在美国丹佛大学获国际法博士学位,是对美温和派,主张谈判解决与美国分歧。

2019年4月21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侯赛因·萨拉米接替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出任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

4月30日,鲁哈尼宣布驻中东地区的所有美军都是恐怖分子,美国政府是恐怖主义的支持者。并再次提及不断重申的两项主要反制措施:

一是退出伊核协议和核不扩散条约。2018年5月15日,伊朗宣布,考虑退出伊核协议,将铀浓缩从4%以下恢复至高于20%的纯度;6月4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命令伊朗原子能组织立即提高铀浓缩能力;8月中旬,伊朗宣布将把寄存在俄罗斯的核燃料,分10次全部运回国。

2019年4月9日,鲁哈尼下令在纳坦兹核设施安装20台IR-6型离心机;4月28日,扎里夫确认,伊朗正在考虑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5月8日,鲁哈尼宣布,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不再对外出售重水和浓缩铀。

是否退出伊核协议,尤其是否退出核不扩散条约是伊核问题的底线,伊朗一旦退出伊核协议和核不扩散条约,就意味着重回伊核协议签署前的境地。5月7日,得知伊朗可能暂停核协议中的部分承诺后,法国政府表示,如果伊朗违背核协议承诺,欧盟和国际社会可能会重新对其实施制裁。

二是军事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一年多来,军事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是伊朗经常宣传的口号,伊朗军队不断在霍尔木兹海峡地区举行演习。2019年4月28日,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巴盖里称,如果敌人恶意行为增加,伊朗可以封锁霍尔木兹海峡。

霍尔木兹海峡是波斯湾连通印度洋的唯一通道,大量货物贸易需通过海峡运输。其中,石油数量约为1850万桶/天,占世界海运石油贸易量的30%、世界石油贸易和产量的20%以上;液化天然气数量约占世界液化天然气贸易30%以上。因此,一旦霍尔木兹海峡被封锁,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将大幅度上涨,有可能导致新一轮世界经济危机。

作为国际水道,霍尔木兹海峡有国际法保证。两伊战争期间,为应对伊拉克和伊朗发动的袭船战,美国联合英、法、意、荷、比以及沙特等国军队护航,伊朗海军损失了几乎所有大型作战平台。2019年4月15日,美国宣布,首次向阿联酋达弗拉空军基地部署F-35战机;5月5日,美国林肯号航母战斗群起航前往波斯湾,并在卡塔尔部署4架B-52重型轰炸机;5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临时取消赴德国行程,突访伊拉克,协调对伊朗的政策。

从1984年开始,美国就将伊朗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认为伊朗是恐怖主义主要赞助国。对于恐怖袭击,国际社会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任何目的的恐怖袭击都将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伊朗面对的无情现实

2018年1月1日,伊朗拥有的剩余探明石油储量为1572亿桶,占世界的9.3%,排名第四位;剩余探明天然气储量为33.2万亿立方米,占世界的17.2%,仅次于俄罗斯,排名世界第二。

 

屏幕快照 2019-06-14 下午6.35.55

但在制裁之下,伊朗维持正常的石油出口几无可能。2019年4月,伊朗原油出口量只有110万桶/天。4月30日,鲁哈尼称,未来几个月美国人会看到伊朗仍在出口石油。早在4月22日美国宣布对伊朗的石油出口不再豁免前,三个国家已经决定停止进口伊朗石油,其他国家也已经大幅度减少进口数量。市场基本一致的判断是,从5月份开始,伊朗石油出口将大幅度下降,可能会低到只有40万桶/天的水平,主要通过陆路等灰色市场出口到某些邻近的国家。

油气领域的国际投资活动已全部停止。伊朗是世界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国,与美国、俄罗斯不同的是,天然气主要用于国内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67%,世界上绝无仅有。

卡塔尔是目前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主力气田北方气田紧邻伊朗的南帕斯气田,是已知世界最大气田。伊核协议生效后,伊朗将南帕斯气田的开发列为重点,法国道达尔、中国石油集团都参与该气田的开发。目前,不仅仅南帕斯气田,其他伊朗重要的油气开发和石油化工项目均已停止。

当前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供应充足,生产国都在努力争夺市场份额。从石油供应看,4月23日,国际能源署宣布当前世界石油剩余供应能力约为330万桶/天,供应充足。4月27日,普京表示,俄罗斯已经做好准备,不仅满足中国的需求,还会满足全球各地伙伴的需求。从天然气供应看,2018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俄罗斯、卡塔尔、澳大利亚都在积极争取更多的中国天然气市场份额,美国更是谋求向中国出口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

4月22日,美国宣布不再豁免伊朗石油出口后,油价曾短暂上涨,但5月8日布伦特原油已跌回到4月5日的水平,说明市场并不担心可能的供应紧张。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美国不断收紧制裁,伊朗丰富的油气资源将失去国际市场,国内发展将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版面编辑:王悦欢
关键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