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Schipke:一些金融风险与经济增长模式相关 经济转型不能再看GDP目标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Alfred Schipke:一些金融风险与经济增长模式相关 经济转型不能再看GDP目标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5-26 18:25:27
字号:

Alfred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中国首席代表 Alfred Schipke

财经网讯 “广义上来说对于中国,有一些金融行业的风险实际上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相关。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实际上仰赖于信贷的发展,所以中间会产生一些挑战。这也是政府所提出的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高质量的增长也会提高稳定性,这是非常重要的。”5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中国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在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为主题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如此表示。

Alfred Schipke认为要满足GDP目标会导致债务的过度。中国要向增长型转型,就不能光看这个目标,必须要有一个可持续的增长,可以有一些其它的目标去满足,包括比如说全面就业、充分就业等等,而不是只盯着GDP一个指标。现在6.5%的GDP,已经把它下调了,实际上这个方向是对的。世界上有很多国家不是一定要看GDP指标,要看经济的很多方面。

以下为发言实录:

马骏: Alfred ,IMF最近很多年都关注了中国金融风险的防范研究,你在这方面和中国的金融机构、金融监管方也有很多的了解和交谈。对于金融稳定相关的一些风险问题,你对于中国的信心是什么呢?

Alfred Schipke:谢谢,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首先我要说的是在金融行业当中我们是在2017年底的时候发布了金融风险的报告,其中就说到了影子银行的问题,提出了一些措施。特别是在资管方面的一些新规,确实是有一些很大的作用,特别是由非金融机构的一些借贷行为也得到了抑制,这对于缓释风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然这关键还是实施落地的问题,而且是一个统一的实施落地,这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广义的东西对于中国来说非常独特的就是有一些金融风险行业的风险实际上是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是相关的。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国实际上是很大的仰赖于信贷的发展,所以中间会产生一些挑战。这也是政府所提出的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增长,高质量的增长也会提高它的稳定性,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点我们提出的就是银行的资本金的问题,中国是不是满足了监管的要求,由于中国的经济现在处于转型阶段,需要一些调整。我们也是强调了一些公司如果他们不行的话就应该退出,那是不是要有一些资本来缓释一下,特别是针对那些小银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金融系统如果要是在一个非常活力的经济当中的话肯定是会遇到一些小问题的,你要确保你的系统是有韧性的,所以我们在另外一个方面强调了要继续加强资金解决的机制。中国现在要逐渐建立存款保险机制,另外还有就是资产解决的机制需要加强。

另一方面金融系统必须要看它的公司的质量,要进行一个评判,是否能做到这点要看数据的完整性,也就是公司企业层面能不能给到一个完整的数据。中国现在越来越仰赖于间接的融资,这些都是需要高质量的企业的数据的。这越来越重要了,当然并不是说这是一个万能钥匙,但是可以允许一些中介机构代理进入。我们的评估机构进入进来,然后来评估一下他们的数据的质量。

马骏:非常感谢,你谈到了好几个问题,说到中国的增长模式,我们现在在这样的模式下,中国的中央银行是6.5%的增长率,有些地方政府是7.5%,到县城他们会说我要增加到8.5%,要得到这样的GDP的增长你是需要钱的,需要资金的,你没有钱就要借钱,这样的话就会使得地方政府的借贷的需求非常的过度,你是不是觉得这中间是有一个联系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我们应该把GDP的指标给取消。

Alfred Schipke:是的,要有一个增长的目标的话尤其是地方政府,都要满足这个GDP的目标,这确实是非常雄心壮志的,但这样会导致债务的过度,就会导致一些困难。

中国要转型,增长型转型的话,就不能光看这个目标,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最大的可持续的增长,关键重点就在于如何把这个条件给准备好,创建好这样的条件,当然可以有一些其它的目标去满足,包括比如说全面就业、充分就业等等而不是只盯着GDP一个指标。现在6.5%的GDP,已经把它下调了,实际上这个方向是对的。世界上有很多国家不是一定要看GDP指标,要看经济的很多方面。

马骏::我完全同意,中国是缓慢的向这个方向移动,国务院宣布了两种指标,一个是GDP的增长指标,第二个是失业率的目标。所以现在已经有一些进展,不是只盯着一个GDP,今年的进展就是我们改变了,从一个数字改成了一个区间,比如说6.0%到6.5%,更加灵活的区间的目标,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我们也需要更快的来朝这个方向移动,更多的一些宏观的审慎的框架,来看就业的稳定性而不是看具体的一些增长的数据。

(根据嘉宾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王贤达)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