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雪军:政府应鼓励对体育产业的股权投资 提供退出机制_经济_宏观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宏观频道首页 > 经济 >
个股查询:
 

金雪军:政府应鼓励对体育产业的股权投资 提供退出机制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5-27 00:50:26
字号:

金雪军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  金雪军

财经网讯 “股权投资的作用,应该在体育产业的发展过程中给予更高的重视。因为,体育产业某种意义上来说比高新技术产业还要更加轻资产,商业模式不清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有承担风险的股权资本加快推动这方面的发展。”5月26日,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在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为主题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如此表示。

金雪军指出,政府应该鼓励真正能够承担风险的股权投资。因为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债务资本跟股权资本本来就有分工,股权资本承担风险的要求比债务资本应该更强,当然需要更大的激励。此外金雪军还认为有一个比较好的退出机制,非常的关键和重要,对不同的企业状况形成不同的资本市场的对接,以此来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

以下是发言实录:

李剑桥:感谢刘司长的分享,下面让我们有请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金雪军教授发表演讲。

金雪军: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论坛。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体育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对接。

刚才江老师、刘司长都把整个金融产业发展的状况做了展示。我想讲讲几个基本的观点:

第一,中国的金融产业在不断的发展、不断的增长。刚才刘司长充分展示了这些年来整个金融产业发展中增长的数据。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里,确确实实国家政策对金融产业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把2004年作为一个时间窗口,观察、分析国家2004年以后出台的一些围绕着体育产业发展的政策和整个体育产业的绩效,做了一个研究。这个研究应该说是有着非常明显的、积极的作用,可以说,体育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产业政策的大力的推动和支持。

第二,融资与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要求,还具有非常大的差距。我们也专门做过对上市体育公司的绩效研究,可以看到:一方面上市公司的数量在大幅度增加,营业份额也在增加,利润总体上来说也保持着相对平稳的状况,但是,体育板块跟非体育板块相比,无论是资产收益率,还是净资产收益率,还是每股的收益,还有其它相关指标,都看到体育板块上市公司的状况不如非体育板块的上市公司。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怎么能够让体育产业有更好的利润展示,有更好的利润结果。因为任何金融活动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产业本身的利润状况是相关连的,没有良好的利润,金融的对接将遇到障碍。

第三,从金融对体育产业的对接来看,传统的金融和新金融都对体育产业有比较好的对接。传统的金融包括银行,保险和信托等,他们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努力。新金融包括互联网金融及金融科技的企业,也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和体育产业发生较好的紧密合作。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跟传统金融行业对接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障碍。比如说银行,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怎么样能够适合体育产业的特征,做一个比较好的金融的对接,很大程度上就要考虑,因为本质上来说银行要根据服务对象及其经营状况和利润状况提供相应的信贷产品。

关于信贷的产品,刘司长讲了场馆经营权的问题,我理解,场馆的经营权与场馆本身所带来的体育总收益评估是相关联的。如果这个场馆能够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收益,我想,银行是愿意以经营权来放贷的。如果说场馆形成不了整个经营收益的稳定性的评估,那么银行在放贷过程中就会有一定的障碍。

现在,经营权的质押,也成为较多银行放贷的重要模式。但是,这个经营权相对来说,是要有预期中稳定的收益,比如说来自浙江义乌的专业市场上的商铺经营权,可以质押。从这一点来说,无论是哪一种质押方式,从银行的角度来说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收益的预期。所以,怎么样能够让我们的体育硬件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收益的预期,我认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点。当然也包括整个体育发展过程中有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式,是否能够给各方面包括投资者一个相对稳定的预期。

信托、保险,包括刚才看到了展示的新型金融,和体育产业的结合大多是体现在赞助这个方面。这方面肯定不是我们讨论中所提的产业怎么跟金融稳定结合的要求。

我自己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体育产业的特征和资本的特征形成了非常大的矛盾,体育产业的特征是高投入、低产出,投资的回报相对比较慢,产业链条相对比较长,变现期限相对比较长;而资本是非常希望比较快见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能够面对这样一种矛盾,来寻找金融资本和体育产业发展的有效对接,我认为是我们需要讨论的重中之重。

在这个过程里,这样的几个问题我觉得特别的重要:

第一,一定要能够形成比较好的体育成果的市场化和体育成果的价值化。刚才各位来宾讲了,从金融的角度来看,所有的服务对象都必须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预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不能形成相对稳定的预期,投资也好,贷款也好,都存在着比较大的矛盾。

怎么样能够让体育的成果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市场化、价值化的展示,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当然,体育产业里包括了各种各样的类型,是主要来自于本身的票价收入,还是主要来自于广告收入;或是主要来自于赞助的收入,还是主要来自于附带价值的收入等等。不管怎么样,任何一个从事体育所经营的主体,必须给社会给市场一个非常清楚的商业模式。这样的商业模式,才能让社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我们所说的市场化的评估和价值化的评估,为金融资本的对接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就像知识产权一样,就像商标、专利一样,这样一种评估是必须由市场来形成的,而不是由单独的评估事务所形成的。一个单独的评估事务所是构成不了我们所说的成果公允的价格的。对银行来说,它最重要的是需要这个成果有公允价格,所谓公允价格就是社会能够接受、市场能够接受而且也能够变现的这样一种价值,所以我认为这是第一。

第二,既要有银行信贷的作用,同时也要有股权投资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股权投资的作用,应该更加在体育产业的发展过程中,给予更高的重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体育产业某种意义上来说比高新技术产业还要更加轻资产,商业模式的清晰度上还要更加不那么清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有承担风险的股权资本加快推动这方面的发展。

所以,我自己认为从现在的金融资本来看,我们可以分成四类:第一类,是能够真正承担风险的股权资本;第二类,基本上以对赌条款,以名股实债为特色的股权资本;第三类,一般的债权资本;第四类,银行的信贷资本。整个资本的种类来看可以分成这么几类,应该说这几种不同的种类,他们的风险的承受度是不一样的,应该按照不同的风险承受度,对接不同的金融产业和金融产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和时期。

我认为,政府应该大力激励、鼓励真正能够承担风险的股权投资。一般股权投资,股权资本的大框架里特别要鼓励,能够真正承担风险的股权资本。因为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债务资本跟股权资本本来就有分工,股权资本承担风险的要求比债务资本应该更强,当然需要更大的激励。

第三,我认为,在这个过程里必须把各种金融资源,能够交叉对接来使用。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就可以看到包括信托、租赁、传统金融、新金融等等共同发挥作用。

第四,我认为,非常重要,要打造一条能够服务金融、能够服务体育产业的金融产业链。体育的产业从最早开始到真正能够发展壮大,真正在资本市场上上市,真正能够做大做强,是需要不同的金融服务的。这个金融服务的链条,社会必须帮他建立起来。我们也可以把它类比于最早的创业投资、天使投资,到最后在这个市场上能够有效地退出,整个这个链条应该比较有序。我们能不能对体育产业,对体育的成果,有比较好的资产评估所、有律师事务所等等,我自己认为,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第五,最核心的、最关键的是:银行放贷放出去是要收回的,投资投出去是要退出的,所以有一个比较好的退出机制,就非常的关键和重要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体育产业也应该根据不同的情况,该到主板上市的就争取到主板上市,该到创业板上市的就到创业板上市,该到科创板上市的就到科创板上市。浙江提出了三个计划,最大的凤凰计划到最小的雏鹰计划,能够股份制的尽量股份制,股份制能够上市的尽量上市,上市的能够海外上市的,积极的鼓励海外并购。对不同的企业状况形成不同的资本市场的对接,来推动体育产业的发展。

谢谢大家!

(根据嘉宾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王贤达)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