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供给侧改革浙江样本:不良贷款拐点已至?_行业动态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行业动态 >
个股查询:
 

银行业供给侧改革浙江样本:不良贷款拐点已至?

本文来源于上海证券报 2017-02-06 10:17:59 我要评论(0
字号: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7年工作时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金融为表,实体经济为里,金融是实体经济的镜像。金融风险的化解,除了集中资源打“歼灭战”,还应通过此轮金融风险的洗礼,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完善企业的公司治理,实现经济的真正企稳和转型升级。

“药方”一开,全国范围内的银行业供给侧改革全面展开:领先全国市场实现去杠杆,加快风险暴露进程的浙江,供给侧改革的成效已开始显现,资产质量形势开始企稳;各地债委会、债转股、打击逃废债等工作大力推进;银行新业态的试验如火如荼,互联网银行的创新之路脚步铿锵……

上海证券报记者在新年立春之际,深入各地调研银行业供给侧改革“春之消息”,于今日起推出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民营经济大省,浙江省经济发展具有早发先发的特点,此前也是较早暴露金融风险的地区。

如今,防控金融风险的效果初显。到2016年末,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率下降了0.2个百分点,此前不良贷款“重灾区”温州的不良率降幅则更是达到1.12个百分点。

对数字敏感的市场人士不禁要问:不良贷款的拐点是否已至?

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银行业和监管人士认为,一般来说不良率的拐点在经济企稳半年后才会出现,且浙江省各地情况不一,因此对浙江省来说是暂时企稳还是拐点已现,尚需观察。

拐点已至?

截至2016年底,浙江省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率为2.17%,较年初下降了0.2个百分点。

细观月度数据,浙江省的不良率中枢在2016年上半年仍缓慢上行,由年初的2.37%上升至2月底的2.52%,继而进一步升至5月底的2.57%。到了下半年,中枢缓慢下行,到11月底的不良率已降至2.42%。

再看个别银行的数据,虽无法洞悉全貌,也可窥得一斑。宁波银行(002142)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该行截至2016年末的不良率为0.91%,较年初微降了0.01个百分点。截至去年6月底,该行62.53%的贷款业务位于浙江地区。

拐点是否已至?作为较早暴露金融风险的地区,浙江可否率先突围,取得不良率的趋势性下降?浙江省一家法人银行负责资产保全的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一般来说,不良率的‘拐点’在经济见底企稳半年后才会出现。拐点是否已至,还需进一步观察。从数据可以看出,金融机构在季末都会加大核销的力度,不良率在季末都会下降,随后又反弹。”

2016年一季度末,浙江的不良率由2月的2.52%降至2.39%,随后反弹至4月的2.55%;二季度末由5月的2.57%降至2.46%,随后又反弹至7月的2.59%;年末更是由11月份的2.42%降至2.17%,降幅达0.25个百分点。

看浙江经济,温州样本具有代表性。曾经,温州是不良贷款的重灾区,不良率一度为全国地级市最高。上证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末温州地区的不良率为2.69%,较年初下降了1.1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217.23亿元,较年初减少74.22亿元。这已是温州连续第三年实现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的“双降”。

温州市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下降的势头还是很明显的,2016年的不良贷款额净下降约74亿,这是什么概念?这占到浙江省不良贷款净下降额的90%左右。2014年和2015年,温州的不良率都是全省最高,到了2016年底已经到中等位置了。虽然还高于全省的均值,但差距已经从前一年的1.45个百分点缩至0.57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先行指标,温州的关注类贷款在2016年也实现了“双降”,到年底关注类贷款余额363.78亿元,占比4.51%,分别比年初下降37.18亿元和0.74个百分点。

 拆解“两链”风险

不良率迅速回落的背后,是前所未有的处置力度。2015年全年,温州处置了超过400亿的不良贷款,2016年的处置量也达到了372.2亿元,并且“啃下”了8家重大风险担保圈核心企业。2012年以来,温州已经累计处置了近1600亿元的不良贷款。

光大金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光大金瓯”)的总部设在温州,是全国首家地市级AMC,可在浙江全省展业,于去年12月在温州正式揭牌。上证报记者了解到,光大金瓯2016年已处置不良资产总额达23亿元。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这一新生力量的加入,相当于降低了全市不良率0.28个百分点。”

浙江省的金融风险之所以较早暴露并蔓延,“两链”(资金链、担保链)风险引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主因。一位浙江省某地级市风险处置办人士向上证报记者指出:“说实话,化解‘两链’风险没有通用的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一企一策,甚至是一企一行一策来协调、化解。总结成经验,就是分类帮扶和成立债权人委员会。”

此前深陷担保圈的浙江采云间茶业有限公司(下称“采云间”)始创于1992年,所产“婺州举岩”与“西湖龙井”是浙江省仅有的两个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茶叶品牌。2013年,浙江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旱,采云间茶园大片茶树枯死,企业投入巨资进行茶园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到了2014年,受被担保企业波及,采云间流动资金断裂,涉及进出口银行、农发行、建行、中行和金华银行等5家银行,贷款总额1.34亿元。更要命的是,采云间尚有民间借贷本息3.01亿元,涉及三十余名债权人。

“‘两链’风险的原因千差万别,对政府和银行来说,全部帮扶没有必要,但也不能视而不见。”参与采云间金融风险处置的人士向上证报记者指出,“经过评估,采云间的商标和专利价值超过2亿元,资产总价超过7亿,可以抵债。鉴于此,金华市政府将采云间列入重点帮扶类企业名单,明确指示‘保企业不保企业主’。”

对于逾期的银行贷款,关键是债权银行统一行动,不抽贷压贷。经过金华市政府协调,金华银行、中行金华市分行、建行金华市分行、农发行金华市分行等债权银行转贷已经完成,并下调利率,转贷后可每年为企业节省200多万元。而对于民间借贷,通过约谈企业负责人和召开债权人大会,实现了股权重组,债权人占股60%。这样一来,每年节省了民间借贷利息5400万元,大幅降低了财务成本。

事实上,针对3家以上债权银行、且贷款余额合计3000万元以上的困难企业和僵尸企业,浙江省银监局于去年9月初就开始要求省内的银行组建债权人委员会。截至2016年11月末,浙江(不含宁波)已组建银行业债委会700家,涉及用信额度2335亿元。

前述参与处置的人士表示:“‘抽贷’对单家银行来说看上去是‘理性’的,但如果每家如此,个体的‘理性’行为合起来就不理性——这就是所谓的合成谬论。债委会的沟通协调作用,以及针对不同的出险原因实施分类帮扶,我觉得都是采云间案例的启示。能帮的全力帮,该退的坚决退。”

区域信用环境好转

集中资源,确实能“歼灭”为数不少的不良贷款,但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人士指出,账面上的数据都只是治标之策,而建设诚信社会却非一时之功。倘若经过这一轮金融风险的洗礼,能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完善公司治理,优化区域信用环境,才算“没白交学费”。

前述参与采云间风险处置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资金链断裂是表,采云间出险的背后是前期过度投资、盲目多元化和对外担保,核心问题是公司治理不完善,企业负责人决策的随意化,重技术、轻管理。经过此次股改,新成立的董事会与高层分工渐渐清晰起来了,同时也从外部引入了两位熟悉国内营销渠道的管理人员。”

至于区域信用环境,局内人的感受是确有好转。前述浙江某法人银行负责资产保全的人士向记者指出:“逃废债和‘跑路’的案例的确少了。区域经济发展程度和法律法规的完善程度,都决定了区域信用环境。浙江较早暴露金融风险,市场出清速度相对较快,目前区域信用环境已经较前期有所改善。”

截至2016年11月末,浙江省内银行配合公安机关对逃废债行为刑事立案344件,通过行业联合惩戒、司法信用惩戒等途径收回和形成有效回收方案的不良资产达32.7亿元。

越来越多嗅觉敏锐的民间资本也看准了不良资产处置这一“逆周期”的产业,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市场已然“过热”。

一位浙江地区持牌AMC的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去年年初的时候,银行推出来的资产包,一般在三折左右成交。到了去年底,浙江建行有一个50多亿的包,最后在五折左右成交,我觉得这个报价就不太理性了。听说最近浙江的民间AMC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诚然,这有助于不良资产的价值发现,促进市场竞争,但我个人觉得,在浙江除了‘4+2’(四大AMC+浙商资产+光大金瓯)之外,民间AMC的设立看似没有门槛,但要想真正做出利润来,也不容易。”

【作者:高翔】 (编辑:daisongya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