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中学一家长“代陪读”年入200万?现场探访一个有关“吃喝住”的“大生意”_文娱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产经频道首页 > 文娱 >
个股查询:
 

毛坦厂中学一家长“代陪读”年入200万?现场探访一个有关“吃喝住”的“大生意”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5-10 14:58:25
字号:

按照当前的市场价格,一个孩子一年2万左右的陪读价格,要想达到200万元的年收入标准,至少则需要“代培读”100多个学生,“这不是一两个普通家长能够做到的”。

5月10日,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再次上了热搜排行榜。起因是这座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附近有位陪读家长做起了陪读生意,年营业额已经做到了200多万元。

一时间,这座位居大别山脉深处的网络大“IP”毛坦厂中学的“高考生意”再次挑起大众的神经,尤其是年营业额超200万元的收入,更是在内陆欠发达地区而言,超出了大众认知。

毛坦厂镇的“陪读”生意经。卢常乐摄

2018年6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前往毛坦厂中学调查,围绕“高考经济”而生的服务经济正在这座内陆小镇中快速发展,其中最核心的服务业态便是“代陪读”,这被视为毛坦厂镇的热门生意,吸引着外来资本的不断涌入,参与当地市场的竞争。

在此基础上,记者还通过采访当地陪读家长,为你揭秘毛坦厂中学真实的“陪读经济”到底是怎样的?

“年入200万的,并不多!”

毛坦厂中学因为严厉治学而闻名全国,每年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学生,除了本地的学生,不少学生还从省外来慕名而来。

因学校本身的吸纳能力有限,这就为校外“陪读”机构提供生存发展的经济土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毛坦厂镇了解到,在校外的补习机构中,北到黑龙江,南到海南的外地学生比例正逐年增多。如此之多的外地高中生来到深山小镇后,吃住无疑是是家长最担心的问题,很多抽不出身、不愿放弃工作前来的陪读家长,更愿意选择当地的陪读机构。

5月10日,一位在毛坦厂镇陪读的家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外地远道而来的家长往往是家庭条件能够支撑起学生在此入住当地较为高档的“全托补习中心”,而本地的家庭往往无法承受这样高的学习成本,也推动了毛中附近“代培读”家长的生意逐渐好起来。

通过采访记者了解到,在毛坦厂镇有陪读家长个人办起来的“代培读”模式因为收费相对便宜,同时生活起居也有一定的保障,一些自身正在陪读或有陪读经验的家长,也更加容易赢得学生和家长的信任。

陪读家长们在做饭。图片来源:网络

“听说过高收入,但总体这里年收入能超过200万的可能并不多。”上述家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当前的市场价格一个孩子一年2万左右的陪读价格,要想达到200万元的收入标准,至少则需要“代培读”100多个学生,“这不是一两个普通家长能够做到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毛坦厂镇这一类“高收入”的“代培读”家长也并不轻松,每个学生所交的费用中,除了包括房租、水电等费用之外,往往很多“代培读”家长还需要雇佣当地居民为学生们提供洗衣、做饭等服务。

除此之外,该家长还告诉记者,很多“代培读”家长还会和学校里的老师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雇请老师为自己“代培读”的学生提供辅导业务,因此其背后往往是一个经营团队的运作,才足以支撑。

一个有关“吃喝住”的大生意

事实上,“代培读”的模式在毛坦厂中学附近并不鲜见,也并非近两年才产生。经过商业化程度的加深,如今镇上的“代培读”生意也出现了不同的形态。

毛坦厂中学门口等待“租房”生意的人。卢常乐摄

“陪读”、“租房”生意红火。卢常乐摄

去年6月,记者站在毛坦厂补习学校的金安中学门口,往西看去,众多的补习中心广告牌十分显眼,这是毛坦厂中学“陪读”生意生态链中最高的一级。

在学校东门的桃李园小区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了一间由三居室改造而成的“全托陪读中心”,只见每一个房间内都有一个上下铺的小床和写字桌,房间内空调和台灯一应俱全。

一年近3万租金的房间。卢常乐摄

该陪读中心的负责人方老师告诉记者,学生在这里可以“拎包入住”,水电费、食宿费采用全包的方式,另外还能够为学生提供洗衣服务,一个单间一年的价格在28000元左右。

每天有专职人员为学生做饭。卢常乐摄

大约三、四个房间会公用一个客厅。卢常乐摄

房间的电表都是分开计费的。卢常乐摄

在毛坦厂镇上,记者看到很多类似的高端“补习中心”,其中有些外来资本甚至在当地做起了品牌化的生意,通过大范围的收集居民房源,以“二房东”的形式统一装修后再租给学生。

与此同时,在毛坦厂中供学生家长选择的“陪读”机构中,还有一种叫做“补习中心宿舍”的模式,每年仅需300元,基本是提供一个床位休息的地方。无法与“陪读中心”那样提供包括洗衣、辅导、餐饮等方面的配套服务。

至此,由高端补习中心、个体家长“代培读”机构,以及补习中心宿舍三种形态共同构建了毛坦厂镇上的“陪读经济”生态正不断巩固与发展。

普通家庭的“读书账本”

在毛坦厂中学附近,“代培读”模式的火热背后,其实是多个家庭背后的“读书账本”。

5月10日,另一位在毛坦厂中学陪读的家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际上很多在毛坦厂中学读书的孩子都是来自普通家庭,很多父母都常年在长三角地区以打工谋生,往往在孩子处于高考的人生关键节点上,很多家庭还是会迫于现实无奈选择“代培读”的模式。

这成为当前这一生意能够不断在毛坦厂镇发展的关键基础。

能提供多种服务的“陪读中心”。卢常乐摄

“在外打工一年最少也能挣个5万元,一个孩子一年的陪读费用在2-3万元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位家长告诉记者,相较而言,如果家庭中的一个劳动力放弃务工的机会前来陪读,对于一个普通家庭的经济要求仍是比较高的现实。

事实上,在另一层面,围绕“陪读经济”的发展,为学生提供衣食住的服务生态如今自身也有了较高的行业“门槛”。

在实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地的“陪读”市场正面临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整体上形成了由外来投资机构、当地居民自发形成,以及个体“代培读”的整体框架内部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与此同时,毛坦厂镇上有限的房屋、人工等资源也快速被抢夺,随着经营成本的提升,很多陪读机构并未在竞争中选择“降价促销”,反而是相应地逐步提高收费标准,以维持日益增高的经营成本。

如今,这一商业生态的形成,反过来也不断推动着在毛中求学成本的提升,更加加重了普通家庭学生的求学经济负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实地采访中还了解到,在毛坦厂镇,城乡的二元结构仍然还具有比较清晰的分界,还有不少来自农村家庭的孩子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并不会选择这些校外机构,而是选择住校和结伴在校外租房的形式。

根据2018年六安市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70元,比上年增长8.8%;同期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959元,比上年增长10.2%。

毛坦厂中学很多学生来自农村家庭。卢常乐摄

“好在高中时间也就几年时间,咬咬牙就过去了。”一位家长打趣似地跟记者说道。

【作者:卢常乐】 (编辑:李思融)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