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普股份现金流三年为负 大股东拟转让委托投票权离场_市场动态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市场动态 >
个股查询:
 

厚普股份现金流三年为负 大股东拟转让委托投票权离场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1-26 18:56:00
字号:

11月25日,厚普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江涛及持股5%以上的股东林学勤已与北京星凯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及表决权委托的意向协议》,公司实控人拟发生变更。

股价跳水、业绩滑坡,大股东屡屡质押公司股份,昔日被资本市场追捧的“百元股”已从神坛坠落。新的实控人入主,能否为厚普股份带来新的转机?

业绩变脸 现金流三年为负

厚普股份全称为成都华气厚普机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成立,2015年6月才登陆A股市场。

彼时,公司主营天然气汽车加气站设备及信息化集成监管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服务。厚普股份业绩表现不错,上市后连拉7个涨停,股价从54.01元最高涨至175元。好景不长,公司股价高台跳水,此后一路下行,如今公司市值较上市之初已缩水近九成。

厚普股份股价震荡下行,公司业绩也一路滑坡。数据显示,2015-2017年,公司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69%、-5.23%、-80.59%,而2012-2014年,公司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9.68%、45.70%、20.00%。也就是说,上市前一年为公司业绩的巅峰,上市之后的厚普股份的业绩一直在走下坡路。

2018年,厚普股份的业绩大“变脸”。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下滑62.4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2亿元,同比下滑334.16%。厚普股份表示,受到新能源电动汽车的高速发展以及2017年以来“气荒”引起的天然气价格大幅度上涨等方面的影响,厚普股份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可能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厚普股份上市之后业绩“变脸”,公司的现金流也出现“变脸”。

2015-2018年前三季度,厚普股份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395.44万元、-9642.15万元、-1.38亿元、-2.85亿元。可以看出,上市一年后,公司的现金流便出现恶化,与此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也出现激增。

2016年,厚普股份的应收账款为7.83亿元,较2015年的3.99亿元相比激增96.24%,而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仅增长16.87%,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当年净利润相差2.62亿元。对此,厚普股份表示当年公司的回款较差所致。

大股东频质押 让出控制权脱身

业绩不景气、现金流吃紧的同时,厚普股份大股东一直在补充质押。截至11月8日,江涛共质押其所持公司股份1.08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8.26%,占公司总股本的29.61%。

财经网小编注意到,10月以来,厚普股份共发布3条有关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而去年一年,同类型公告仅有一条。其中,有两条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用途为补充质押,一条用途是为公司融资提供担保。

针对控股股东股份被质押的情况,公司曾表示,江涛资信情况良好,具备相应的偿还能力,其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过户的风险。后续若出现平仓风险,江涛先生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提前还款、补充质押股份等措施来应对上述风险。

但从目前来看,江涛拟通过让出控制权来缓解质押危机。根据协议,江涛拟向北京星凯融资以解除其目前所持股份的质押,并拟在解除质押后将其持有公司股份中的7294.4万股质押给北京星凯。同时拟将7,294.4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北京星凯,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额的59.62%,占公司总股本的20%。

此外,公司持股5.45%股东林学勤拟将所持全部股份转让给北京星凯。交易后,北京星凯将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王季文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就交易的具体细节来看,本次转让的股份为林学勤所持有的公司5.45%股份,根据协议,股份转让价格初步确认为5.91元/股,而厚普股份11月23日的收盘价为6.54元/股。不难看出,本次股份转让为折价转让。

据悉,王季文为持有北京星凯60%的股份,北京星凯经营范围包括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经济贸易咨询、企业管理咨询、企业策划等。王季文旗下还有物流、建材等相关企业。就目前来看,与厚普股份的主营业务相差甚远,倘若本次交易达成,如何带领厚普股份走出困境,对北京星凯而言或许是一个挑战。

【作者:白夜】 (编辑:李璐)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