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是净利5倍,多家子公司离奇亏损,中科软离上市还有多远?_资本观察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资本观察 >
个股查询:
 

应收账款是净利5倍,多家子公司离奇亏损,中科软离上市还有多远?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4-09 13:36:53
字号:

财经网 白夜

3月13日,中科软(430002.OC)披露2018年权益分派方案,拟每10股派4元现金,以2018年总股本3.81亿股计算,本次公司拟分红1.52亿元。作为老牌新三板企业,公司营收、净利持续增长,可谓“品学兼优”,自2013年以来共实施七次现金分红。

然而,光鲜之下“硬伤”颇多,公司应收账款计提宽松、子公司多数亏损、涉嫌商业贿赂等一系列风险待解。此外,时隔近一年,中科软仍未对2018年6月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做出书面回复,迟迟不更新招股书。未来,中科软能否成功上市仍是一个未知数。

大额应收账款,资产负债率过高

中科软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根正苗红的国有控股企业,其实控人为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

公司主营业务是提供行业应用软件的开发服务,属于典型的行业应用软件及解决方案提供商,为保险、医疗卫生、政务等多个行业的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中科软的主要客户也是大咖云集,中国人寿、中国人保、国家开发银行等均位列其中。

早在2006年,中科软便挂牌新三板。由于主要客户优质、稳定,中科软的业绩表现与众多新三板挂牌企业相比,美好的不太真实。2006年至今,公司的营收与净利润始终保持稳定的增长。

1

然而,长期与国有企业合作除了给中科软带来稳定的业绩增长之外,公司的应收账款也逐年攀升,面临回款期较长的风险。

2016-2018年,中科软的应收账款分别为8.95亿元、11.85亿元、10.15亿元,占同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63%、30.52%、24.15%,占同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66.14%、504.25%、316.19%。

尽管中科软宣称,目前公司客户以保险公司、大中型企业为主,履约能力较强。不过,财经网注意到,2018年,应收账款账期在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为2924.65万元,较2017年账龄在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1762.74万元增加1161.91万元。

2

来自:公司年报

也就是说,2017年,在4-5年账龄的应收账款中有1161.91万元未收回,占2017年4-5年账龄应收账款1655.82万元的70.17%,即约7成的应收账款无法收回。

然而,中科软在计提比例上则相当宽松。

公司对3-4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比例仅为40%、4-5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60%。业内人士表示,三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已具备较大的回款风险。

除大额应收账款挂账外,中科软的资产负债率也远高于同行。

据悉,软件企业属于轻资产行业,同行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大多在40%-50%之间。然而,2015-2018年,中科软的资产负债率则高达79.22%、76.90%、74.16%、71.66%。

存货跌价准备前后矛盾

招股书披露,2014-2016年,中科软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20亿元、5.91亿元、4.44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总资产的17.87%、16.98%、12.22%。通常而言,存货账面价值占公司资产比例较高,存在存货跌价风险等问题。

然而,报告期内,中科软并未进行存货跌价准备。

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为发出商品,主要为系统集成业务和外购的软、硬件产品及外购劳务。同时,公司表示,报告期各期末存货的可变现净值均高于存货的账面余额,上述存货不存在减值,无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据悉,同行上市公司恒生电子(600570.SH)的存货包括在日常活动中持有以备出售的产成品或商品、处在生产过程中的在产品、在生产过程或提供劳务过程中耗用的材料和物料等。而中科软将存货科目仅定为发出商品又是否合理呢?

对此,发审委在反馈意见中也提出同样的质疑,要求公司说明存货科目仅包含发出商品一类的原因,有关会计核算是否符合规定。同时,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存货明细类别及库龄情况,披露各期末存货余额对应的主要在建项目情况,明确所有存货余额均对应具体合同。

在最新的年报中,财经网发现,中科软的存货科目出现了变化。审计机构表示,存货核算内容为系统集成项目的硬件设备,这与之前公司披露的存货为系统集成业务和外购的软、硬件产品及外购劳务出现分歧。

与此同时,公司也进行了存货跌价准备。2018年,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4.24亿元,跌价准备为324.16万元,占比为0.8%。

尽管2018年中科软进行了存货跌价准备,但与恒生电子相比,公司除存货数额较多之外,计提比例仍甚微。2018年,恒生电子存货账面余额仅1967.65万元,计提跌价准备394.03万元,占比为20.02%。

3

来自:恒生电子年报

多个空壳子公司离奇亏损

中科软盈利情况抢眼,然而,旗下公司多数却处于亏损状态。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拥有23家控股子公司与9家参股公司。财经网注意到,2017年上半年,盈利超过100万元的子公司仅有3家,其余20家全资公司均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

4

其中,不乏一些空壳子公司。例如,宁夏中科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而实收资本为0万元。2016-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总资产均为0万元。同样,成立于2016年的河南中科软科技有限公司同期总资产也为0万元。

除此之外,中科软旗下多家子公司净资产为负,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

例如,武汉中科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但该公司2016-2017年上半年,分别亏损138.56万元、134.69万元,同期总资产分别为160.45万元、220.28万元,净资产分别为110.62万元、-24.06万元。

更为奇怪的是,中科软旗下还有一些颇为神奇的企业,未展开经营便已有高额负债。

其中,库车中科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库车中科”)成立于2016年12月13日。2016-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0万元、-2.51万元,总资产分别为8000万元、9951.81万元,净资产分别为0万元、47.49万元。

也就是说,2016年,该公司在业绩可忽略不计的情况下,已负债8000万元。2017年,库车中科的负债则扩大到9904.32万元。

5

来自:招股书

6

来自:招股书

发审委也关注到了中科软子公司的相关问题,在证监会披露的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与参股子公司的交易情况;说明公司说明各子公司的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在发行人业务体系中发挥的作用、多数处于亏损状态的原因、是否存在税收调节。

涉嫌工程贿赂

目前软件行业主要包括三种经营模式:产品化软件销售模式、定制化项目开发模式、云计算模式。其中,定制化软件项目开发模式指根据不同的客户量身定制开发行业应用软件,存在复杂特殊需求的大型企业和政府机构更倾向于选择该种模式。

中科软的客户多为政府、保险公司等大型企业,主要采用定制化项目开发模式。2016-2018年,软件开发及服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9%、59.79%、64.89%,逐年增加。

对于市政、环保等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公司主要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进行产品销售。招标的方式看似公平,但其中也不乏存在暗箱操作。财经网注意到,中科软曾因工程贿赂卷入一起诉讼。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益阳市公路局信息化平台建设项目中,时任益阳市公路路政执法支队支队长的龚凯超全称具体负责该项目并担任该项目的主业方评委。

龚开超打探到中科软开发这套软件的最低报价为280万元后,要求中科软在中标后将中标价与其低价280万元之间的差额予以返还。

为顺利中标,公司同意将351.8万元与底价280万元的差额部分扣除10%税费后按工程付款进度分批次返款并提出公对公帐户返款,但龚凯超要求将款转至私人账户。中科软安排姚某瑶办理了返款事宜,姚某瑶通过其朋、本人的银行账户先后共转帐48.4万元至龚凯超指定的银行账户。

在上述投标过程中,公司相关审批是否存在灰色漏洞?其他中标工程是否也存在上述行为呢?财经网就上述事项向中科软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公司尚未回复。

(编辑:李璐)
分享到:

趣闻博览

赏色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