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度扣非净利下滑达九成 科大讯飞虚胖缘何难解

来源:投资者报  2018-10-29 07:24
分享到:

第三季度扣非净利下滑达九成 科大讯飞(22.200, 0.00, 0.00%)虚胖症缘何难解

问题缠身的科大讯飞(002230.SZ)并没有交出一份令投资者满意的三季报。多位分析师对《投资者报》记者说,科大讯飞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公司核心业务智能语音技术如何商业化,如何赚钱,而这绝非短期所能解决。

投资与回报不成正比,是科大讯飞所面临的最直接问题。10月24日,科大讯分公布的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83亿元,同比增长5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9亿元,同比增长29.9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2462.67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9.75%。只计算第三季度,则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443万元,同比下滑89.65%。若再不计入资产减值损失,其主营业务经营利润只有616万,经营利率仅为0.3%。

公司坦言压力较大 明年上半年都很难改变

另外,今年前三季度,科大讯飞研发费用总额达6.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9.45%;销售费用总额11.7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8.75%。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前三季度,科大讯飞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高达1.9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7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自政府研发补助以及处置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子公司少数股权,金额分别达到0.57亿元和0.59亿元。

科大讯飞方面解释,当前正值AI爆发的关键窗口期,公司持续加大相关领域的研发投入、生态体系构建的投入以及在教育、政法、医疗、智慧城市等重点赛道的市场布局投入,由此前三季度员工规模增长较快,带来管理费用的提升,直接导致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下滑较多。

受“同声传译造假门”、“侵占国家自然保护区”等事件影响,科大讯飞股价与市值今年腰斩。截至10月26日收盘,科大讯飞的股价从年初40元跌至22元,下跌一半,市值从去年11月22日的最高峰1565亿元缩水到464亿元,蒸发市值高达1000多亿元。

科大讯飞董秘办拒绝就三季度业绩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科大讯飞品牌管理部总经理兼华南公司副总裁吴骏华也表示不便表态。

一位不愿具名的华南知名券商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对《投资者报》记者说,三季度公司盈利如此弱,在其意料之内,主要是源于公司现在是投入期。“扣非净利润主要跟公司业务投入期时间长短有关,我们预计可能短期到明年上半年都很难有所改变。我们去年对这家公司进行过评级,但今年就没有了,虽然有关注公司业绩状况并跟管理层有沟通,但现在不会对公司进行评级,主要原因还是盈利能力。”

对于科大讯飞的盈利预测与投资建议,平安证券分析师闫磊在10月24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年初至今的经营状况来看,公司收入规模扩张迅猛,但人员大幅增加和高投入对利润释放形成了明显的压制。尽管招聘基本就绪将适度缓解第四季度的费用端压力,但全年扣非净利润仍大概率承压。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10月25日公开坦言:公司目前受到的压力较大,要通过源头的技术创新,保持战略定力。

智能语音如何赚钱?业界多不看好

闫磊还给出了科大讯飞三大风险提示:竞争加剧风险。公司以人工智能技术及应用作为核心业务,作为产业热点,包括BAT等巨头以及众多创业公司均在此领域重点布局,市场竞争加剧可能影响公司业绩。技术进展不及预期。作为革命性的前沿新兴技术,人工智能的技术水平仍远未成熟,如技术进步不及预期,公司高额的研发投入则可能形成损失。

商业化进程缓慢。人工智能技术要产生商业价值,仍需依靠合适的应用场景以落地,如因市场接受度低或其他因素导致落地进展缓慢,也将对公司经营造成压力。

曾被称为“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科大讯飞,不管是其自身,还是在外界看来,最核心最重要的业务当属智能语音,包括翻译机、讯飞输入法、会议系统、车载系统等,科大讯飞形成了一系列基于智能语音的产品矩阵。甚至在医疗方面,通过科大讯飞还提出了基于智能语音技术的“智医助理”,可以跟医患沟通交流的过程中生成电子病历。

但智能语音如何赚钱?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对智能语音深有研究的的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电子及技术硬件行业首席分析师黄乐平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语音市场看似是起来了,但并没有看到有赚钱的技术公司,有赚钱的,属于平台方,比如亚马逊、iOS或小米,因为智能算法很难赚钱,会算的产品很少,只能做语音识别。不会算的东西都差距很远,会算的则差异化不大,这就造成了很难变现。”

公开资料显示,语音识别研究的根本目的是研究出一种具有听觉功能的机器,能直接接受人的口呼命令,理解人的意图并作出相应的反应。语音算法是根据语音来检索和识别词语的算法,语音算法一般建立在声学模型上,通过语音算法学习的知识,对语音进行识别并进行检索。 

黄乐平强调,即使是语音语义识别,最核心问题是牵涉到后台的中文单元突破,短期来看,这方面很难处理。如果没有突破,就达不到商用级别,也就是很难赚钱。“安防是个ToB的生意,但语音还没有一个能应用赚钱的场景。”

黄乐平坦言自己用过科大讯飞产品。“用还是可以的,但交钱是不会交。”他说到。知名投资人李开复曾说,现在AI语音技术“只能把音变成字,字变成音,但讲什么一个字不懂。”

前述华南知名券商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科大讯飞所面临的智能语音盈利问题是行业的通病,翻看全球做语音的公司,其实都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这不是一两家公司可以通过投资就能做出来的。“我觉得不是行业没什么前景,它应该有很好的前景,但目前一方面是技术上没有完全成熟,另一方面是行业和终端用户还没有起来,所以从盈利角度就不可能有爆发。”

编辑:陈秋
讯飞 虚胖 净利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美国NBC电视台知名脱口秀节目《吉米今夜秀》近日入驻全球短视频平台TikTok。主持人吉米·法伦(Jimmy Fallon)随即在TikTok发起名为“tumbleweedingchallenge(翻滚吧草垛)”的在线挑战,吸引了众多用户参与。截至目前,相关视频的播放量已经突破940万、超过1000万人通过亲身参与挑战、分享以及转发等形式进行了互动。

  • 11月13日,在以“碰撞·演变”为主题的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为观众带来了题为《用爱和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的演讲。在演讲中,张邦鑫首先拆解了教育行业的三组概念和内在的商业模式逻辑,随后,张邦鑫也表示教育的本质绝对不是科技,应当是“帮助一个学生多大程度的开拓了他的视野、解决了他的自信、他对学习的信心、他从学习中得到的成就感”。

  • 据了解,除了天猫双11期间针对刷单的线上战役外,今年阿里还通过配合线下执法打击、推进司法诉讼等多种方式,追究刷单不法分子的相应责任,让刷单者倾家荡产,不敢刷、不再刷。